欢迎访问江西生活网  今天是 2024年04月22日 星期一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娱乐

《小日子》:爽文女主,还是当代王宝钏?

撰文:曾于里

诚如我们以前多次写到的那样,当一部都市家庭剧试图以“极品人设”——比如“极品母亲”“极品婆婆”“极品丈夫”,来实现强情节、强冲突的目的时,它也需要承担风险:观众对于极品人设的审美疲劳与情绪透支,有可能会失去追剧兴趣。陈晓、童瑶领衔主演的都市家庭剧《小日子》,也出现“极品人设”,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?


《小日子》海报

剧集一开篇,婆婆张善亚(萨日娜 饰)因为发现一沓酒店开房发票,误会儿媳妇顾茉莉(童瑶 饰)出轨,不由分说跑去顾茉莉的工作单位大闹,完全不理会顾茉莉正与客户谈生意,并当着围观同事的面指责顾茉莉出轨。顾茉莉压根没出轨,她是开房了,对象是丈夫朱劲草(陈晓 饰)。


婆婆张善亚(萨日娜 饰),让顾茉莉(童瑶 饰)难堪

一上来就是如此桥段,观众很轻易联想到“婆媳大战”这一在家庭伦理剧中演绎过无数遍的主题。张善亚之后还有一些极品举动,比如跟踪儿子儿媳妇,找顾茉莉的母亲“投诉”顾茉莉朱劲草开房的事,因怀疑顾茉莉送她假包就把包扔进鱼汤……


这个桥段剧集开播前几天,就已经在热搜上“预告”

这还没完。顾茉莉的公公朱大力(赵君 饰)更“极品”,他是传统男权的化身,一到儿子家就给顾茉莉立“家规”。


顾茉莉公公朱大力(赵君 饰)是真气人

“极品公婆”一出现,情节冲突就有了。但都市家庭剧翻来覆去各种“极品人设”,各种气人的情节,观众也累了。就像豆瓣短评上有观众吐槽的,“十几年前的剧情了吧,蜗居双面胶,这些婆媳剧情都拍烂了”。

请来陈晓与童瑶,联袂演的就是这样的剧情?

对于《小日子》而言,“极品人设”弊大于利。不仅是缺乏新鲜感,更在于,它自个让观众误解了它——剧中的人物其实并未像那些极品桥段呈现的那样“极品”,极品桥段反而让人物被贴上简单粗暴的标签。

比如随着剧情推进,观众会发现张善亚并非十恶不赦或不可理喻的婆婆。顾茉莉有了小孩后,张善亚提前退休来上海帮忙带孩子,家务活基本是她在操持;虽然婆婆平时抠搜,但与顾茉莉并无大的矛盾冲突;一次争执后,顾茉莉执意要离开家,朱劲草下意识抓住顾茉莉的手,张善亚立即去阻止朱劲草,“你手重啊,你这孩子,你看你都给她抓红了”……


除了那些为了制造话题的极品桥段,张善亚这个婆婆大多数时候“正常”

如果剧情没有硬给张善亚编排上那些“极品”举动,这样一个大体上“正常”的婆婆,会让剧情与观众的情绪平和许多,亦不会让人误会该剧是“婆媳大战”的老套路。事实是,后来,顾茉莉还帮忙张善亚反抗家暴,是“婆媳互助”……

由《小日子》联想到《蜗居》,以为是小两口没钱买大房子,所以矛盾重重、极品行径尽出,也是剧情给人制造的“误解”。

朱劲草结婚前,爸妈为了让他结婚后在顾茉莉面前挺起腰杆,执意让朱劲草单独买房,不要顾茉莉家的钱掺和进来,买的房子只写朱劲草的名字。但朱劲草父母的财力有限,买的房子只有57㎡,婚后小两口住合适,有孩子后,婆婆过来帮忙带孩子,四口人挤在一起有着诸多不方便。朱劲草与顾茉莉的卧室是隔出来的,空间有限只能摆上下铺,夫妻俩同一个房间却不能同床共枕,开房都要跑到酒店去,2小时800元。

观众直观上会觉得难以理喻:蜗居小房子,竟然开的凯迪拉克,还舍得去酒店开800元的房,合理吗?

从顾茉莉的人设看,一边“蜗居”一边花钱大手大脚是说得通的。顾茉莉虽不是上海土著,但她是前段时间媒体上热议的“江浙沪独生女”:来自江浙沪的有钱人家,独生女,集父母宠爱于一身,完全没有经济上的顾虑。比如婚后顾茉莉想换套大房子,母亲二话不说给她打款260万元;顾茉莉一离婚,父母立即带她去住他们偷偷为顾茉莉在上海全款买的大房子……顾茉莉曾跟闺蜜说她的银行卡存款从未超过五万元,闺蜜一针见血“那是因为你有强大的娘家”。


顾茉莉是传说中的“江浙沪独生女”

概言之,《小日子》的核心并不是什么“极品公婆”引发“婆媳大战”,或者贫穷夫妻百事哀,因“蜗居”触发“婆媳矛盾”……可惜,剧情开篇几集“极品人设”的“先声夺人”,轻易让观众产生误会。

那么,《小日子》究竟要探讨什么议题?

与其他都市家庭剧的最大不同是,《小日子》中的朱劲草,是一个超过90%中国男人(也许比例更高)的人,他并非以往“婆媳大战”剧情中的窝囊废丈夫——保留传统男权遗毒、和稀泥、无所作为、妈宝,相反,他几乎总是站在顾茉莉这边,理解妻子的难处,尽量让妻子快乐。


朱劲草(陈晓 饰)

比如酒店开房事件引发一系列风波,朱劲草向母亲提出夫妻俩自己照顾孩子,让母亲回老家;当顾茉莉父母提出赞助买房的条件是朱劲草必须签字放弃产权,朱劲草二话不说签字;当父亲指责朱劲草一味护着顾茉莉时,朱劲草理直气壮:“她是我老婆,我能不护着吗?”


朱劲草好过大多数男人,所以顾茉莉哪怕“下嫁”也心甘情愿

朱劲草不是什么“渣男”。并且,在婚姻存续期间,朱劲草与顾茉莉的感情并未因为双方父母的问题而淡化,他们从来都深爱对方。朱劲草经常向顾茉莉表达爱她,顾茉莉也一样,她一再强调:她爱朱劲草,嫁给朱劲草是她这辈子做过的最正确的决定。


顾茉莉是真的爱朱劲草

这才引出《小日子》最核心的主题。它要探讨的是:当婚姻不仅是两个人的结合,也是两个家庭的结合,如果两个人深爱彼此,可两个家庭之间龃龉冲突不断,还要维持这段婚姻吗?如何找到和解之道?

从这个立意上看,《小日子》相当吃力不讨好。在个性解放、女权主义崛起以及爽剧思维流行的当下,很多观众要的是爽剧解法:不能忍受任何委屈,不婚不育保平安,婚后生活有不合适的地方,当机立断就离婚。相较于如何化解矛盾,爽剧是直接消灭矛盾。

《小日子》显然也希望经由爽剧逻辑吸引一些观众。热搜上的词条是“童瑶演了我梦里的爽文女主”,理由是:与公婆闹过几次矛盾后,顾茉莉直接选择离婚;丈夫变男友,爱情和温存都在,又没了与公婆的矛盾;离婚后父母给顾茉莉送了大房子;顾茉莉的事业也有新进展……

可是,且慢。顾茉莉并非真的想离婚,她的离婚是“战略性离婚”,她的内心独白是:“当你的生活陷入僵局,你的家庭矛盾无法调和,夫妻关系不断的被要求、绑架和裹挟的时候,也许人物关系变了,可能矛盾就解决了,这种方法管用吗?我想试试。”

所以,后续剧情的重点不是离婚后的顾茉莉成为“爽文女主”,而是她与朱劲草如何面对离婚后的种种考验(比如俩人都有新的追求者)、如何化解两个家庭之间的矛盾,最终复婚,过上甜蜜安宁的“小日子”。

于是,有剧评人,比如“@木星落在轨道外”就认为,说顾茉莉“是新时代的王宝钏那都是贬低了王宝钏”。夫家婚前买房防着,婚后婆婆不分青红皂白去顾茉莉工作场合大闹,公公一来就各种以封建大家长姿态“训话”,双方父母已经因为各种矛盾的堆积闹得不可开交……

都这样了,顾茉莉还口口声声她爱朱劲草,就连离婚也是战略性离婚,为的也是更好地跟朱劲草在这一起,离婚后为了朱劲草还搞“雌竞”(剧情因此放大了王媛可饰演的“第三者”的心机,堪称败笔)……这跟已经成为网络流行语的“王宝钏”有何不同?


两个女人为了朱劲草,还撕起来了

原型中的王宝钏是相府千金,不顾家庭反对,坚持嫁给穷小子薛平贵。后来,薛平贵出征,王宝钏独自苦守寒窑十八年,以挖野菜为生。在传统文化中,人们赞颂王宝钏,赞颂这种对于爱情执着、忠诚、牺牲的精神。

在现代视域中,个人主义和女性主义崛起,年轻人对那种过度牺牲自我、完全寄托于他人的爱情观念产生质疑。他们不再盲目追求浪漫化的爱情故事,更加注重独立、自我与个性发展。同时,当代年轻人面临着就业、房价、教育等多种压力,他们更加谨慎地对待爱情和婚姻,追求平等、互利、能够共同成长的关系,而不是单方向的牺牲和奉献。

可以理解年轻观众对于“当代王宝钏”的提防。可是,当女性进入一段婚姻,成为“爽文女主”才是唯一解吗?像顾茉莉那样,因为与丈夫还有爱情,便尝试化解双方家庭的矛盾,就是错误的吗?就该被讥笑和嘲讽为“当代王宝钏”吗?

所以我说,《小日子》是吃力不讨好,是明知山有虎、偏向虎山行,它没有让顾茉莉真正成为“爽文女主”、消灭矛盾,而是让她试着去“化解矛盾”并守护家庭。

现实不是爽剧,生活中的绝大多数矛盾不是说消灭就消灭,不是离婚了就一劳永逸,不是一个女性说“我不要爱情”比“我眷恋爱情”就更显洒脱,也不是一个女性与丈夫恩爱、与公婆有矛盾却没有离婚、或者有适当的妥协就是“不女权”……女权主义主张女性拥有平等的权利、鼓励女性争取权利和尊严,这并不意味着女性必须在所有情况下都表现出强硬和对抗的态度。只要女性的选择是基于自由意志和平等原则做出的,就应该得到尊重。

虽然《小日子》中朱劲草这样的男人现实生活中凤毛麟角,剧集最终诉求也是强调家庭的价值,但至少是在剧情的语境中,不要着急去嘲讽和反对顾茉莉的选择。如若剧情真的能够给出“化解矛盾”的思路(也许是沟通、理解、相互信任或公正谈判),想必也能给到很多女性真实的帮助。她们不是“爽文女主”也不是“当代王宝钏”,她们只是真实地置身于生活两难中的普通女性。

声明:我们是澎湃新闻文化娱乐部的微信公众号,栏目官方微博为“澎湃有戏”,唯一的APP叫“澎湃新闻”。本文来自澎湃新闻“有戏”栏目,未经授权,谢绝转载。转发朋友圈请随意。

本文来源于网络,不代表江西生活网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
我要收藏
0个赞
转发到:
腾讯云秒杀
阿里云服务器